许君何沉迷卡卡

这里许君何,主凹凸全职,请多指教。

凹凸(卡中心):雷卡/瑞卡/安卡/瑞金/微all卡
全职:叶蓝/双花/喻黄

微杂食,吃雷安卡修罗场,但不包括安雷安——是雷/安卡修罗场。
安雷安是雷区。

写点辣鸡文,不喜勿喷,容易负能,喜欢吃好吃的(…
还是谢谢你们能够看我的文。

其实觉得自己挺傻的,如果你们愿意,可以戳1378339248找我嗑唠。(就是我有点…话废。)
为自己喜欢的cp写文!有人评论,感激不尽。
讨厌ky。

头像@阝疾良给画的人设——二郎她有那————么棒!!!你们酷爱去看看她!!!
她真的超棒!!狂吹二郎!!!

单纯在这警醒一下自己,个人观点。

忍不住给自己写了个人物性格分析,就安雷卡三个人的,也放放这里,以后写文方便提醒自己少犯错。
怕到时候写文OOC到不行。
我眼中的他们很好。
警醒自己不可以大意,喜欢他们,努力不OOC,这是对于他们的尊重,为了他们我会再努力。
等到日后我再大一些,也许可以再以另一种自己的角度去揣摩他们的性格。
放在这里只是我为了提醒自己。
关于卡米尔,我是卡吹,所以对于之前的黑卡事件,觉得十分恶心。
是。
【绝对忠诚】
谢谢。
————————————

安迷修:

个人偏于温柔强大的安哥,看似暖实则冷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那种温柔只是一种疏离。并不是对任何女孩子都是献殷勤,那只是出于对女性的尊重,还有因为他个人的教养与信仰令他的行为是这样的。

个人认为并不会经常爆粗——之类。

对于雷狮他也觉得是应该消灭的邪恶,而他是正义的骑士,理应正义对抗邪恶。

卡米尔:

个人偏于冷静的海盗团军师,坚韧倔强的性格与对雷狮绝对的忠诚。而甜点只是附带的爱好,而不是没了甜点就活不下去,也不是雷狮连甜点都不如。

我认为的卡米尔是以雷狮为中心的,其他都是次要的,包括他自己。也许换个说法,卡米尔能为雷狮能得到的利益付出一切,但是是有理智性的,不会因为给雷狮最好的而盲目的牺牲,是有计划性的,把一切事物的价值发挥到最大值。

他对雷狮的态度是。

绝对忠诚。

四个字。

但是这个绝对忠诚也不是盲目服从,对于雷狮提出稍有欠缺的计划也会提出适当的建议或者说阻止,卡米尔会为海盗团做出最好的选择。

雷狮:

个人偏向于随心所欲但是还是有一定智商,而不是像一个大傻子一般。

个人觉得雷狮是那种霸气自信对于很多事情不是很在意,也不是经常爆粗一口一个老子。

雷皇星出来的皇子也有一定的教养,即使他成为了海盗放弃了皇子的身份,那他还是有素质,简单来说他不是那种街头混混三教九流的人,而是那种看起来很高大上的流氓,想做什么就做,但是有一定的顾虑,他在皇室,他不蠢,也有素质。

他的皇子的贵气和身份不是就那样摆着的。

他对于卡米尔的态度是。

完全信任。

——————————

嗯对就这样。
希望我自己写文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如果你们有兴趣也可以看看我写的这个玩意er——我想没有。
emmmm。
对于他们我很认真,是真的喜欢,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尊重他们。

【粉丝滤镜】他们以不同的方式展现着自己的温柔,优点,好(x
总之就是喜欢他们√

【雷卡】无题

群里0815雷卡极限60分活动
关键词:年龄操作,苹果酒,真面目
然而写跑题了x写的有点急(依旧取名废)写的时候脑袋里都是小红帽x
超短,然后emmm雷卡他们超棒!【给群里dalao们打call!】
感谢您的观看!

————————————

卡米尔提着篮子,穿着一件不合身的斗篷在集市上走着,斗篷甚至有些拖地,但他毫不在意。

他记得昨晚女人的喃喃自语。

“啊…他明天就十岁了啊。”

“那么漂亮的孩子,一定能卖一个好价钱吧。”

“毕竟是捡的…怎么也无所谓了吧——卡米尔。”

女人侧坐在桌子旁,油灯发出昏暗的光线并不能照亮整个屋子,却让卡米尔在那一刻,清晰的看见了女人眼中的贪婪。

女人以为他已经睡着了,才那样说的吧。

卡米尔脊背发凉的想,又不自觉的揪紧了斗篷。他瘦瘦小小的身体穿梭在陌生的人群里,最后止步于一家酒馆,他走了进去,嘈杂的人声与周围脏污的地板让他不适应的皱了皱眉,目光一扫,发现了吧台前的金发女郎正在与几位客人调笑着,卡米尔知道她是这家酒馆的老板娘。

他轻轻咳了咳,来到酒馆的吧台前,哑着嗓子对老板娘说了一句话,他努力压低声音里的稚气。老板娘停止了与几个男人们的谈话,低下头看着这个小不点,敛起笑容,目光甚至有些寒,打量了一下他才重新绽放笑容。

“好的,亲爱的,我会努力满足您的要求哦。”说着她弯腰,暧昧的伸出手想要抚摸斗篷下的那张脸,却被卡米尔不着痕迹的避开了。

“我想你得快点,亲爱的安娜。”说完这句话他便再也不出声,多说多错,而且他的嗓子此时仿佛被蚂蚁爬过般的痒,他想咳两声,但是在这些人面前却又不得不忍下。

安娜撇撇嘴,从吧台上拿了一瓶廉价的苹果酒与一包药粉给他,卡米尔踮起脚把一枚银币放在吧台上,接过酒与药粉,把它们放进篮子里就离开了酒馆。

安娜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然后好像发现了什么,转身对着一个喝着一杯啤酒的成年男子说。

“布伦达大人,已经确定了。”

雷狮眯了眯眼,嘴角噙着一抹自信的笑,轻轻晃了晃手中杯子,金色的液体在杯中摇晃,好一会才停下来,他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找到了啊…”雷狮站起身,双手插兜走出了酒馆,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

——

卡米尔离开酒馆后又去买了一个廉价的苹果派,然后沿着来时的路,走出城外,来到了森林边缘,回到了那个被称之为“家”的小木屋。

他推开门,女人果然是坐在椅子旁编织着一条毯子。他把篮子放在桌子上,把苹果派与苹果酒拿出来。
至于那包药粉,此刻他正藏在袖口里,手心沁出冷汗。

他说,我回来了,母亲,我的第十个生日我已经准备好了。

是的,我的卡米尔。女人微笑着说,伸出手抚摸着卡米尔没有一点表情的脸——这是多么美好的画面,但卡米尔只感觉女人冷冰冰的手像蛇芯一般舔过他的脸。

卡米尔暗自呼出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拔开了酒瓶的木塞,把酒倒入一个杯子里,女人看不见的是卡米尔的袖口有细微的粉末顺着酒液落入杯子里。

他把杯子递给了女人,女人笑着接过了,笑容没有一点破绽。卡米尔看着她一口口把酒喝下,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手中的玻璃杯掉落在地上,“啪啦”一声碎了,而这一声也把卡米尔唤回了神,他无力的坐倒在地。

女人的呼吸停止了。

双腿已经没有力气站起了。

这是卡米尔第一次杀人,也许,这只是个开端。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就那么一会,一个男人推开了木门,走向他,卡米尔木然的看着女人的尸体。

雷狮把人抱起来放在床上,伸手捏着卡米尔的脸,软软的触感让他又捏了捏,终于看见卡米尔双眼的焦距对准了他。

“回神了?”雷狮嗤笑,“你做的很好,卡米尔。”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雷狮——哦,这么说你可能不知道,那么,著名的海盗布伦达知道吗?现在,你可以叫我大哥。”雷狮挑眉看着他。“…不过我没想到你会杀了这个女人。”

“…”卡米尔抬起头看着这个男人,“你是狼?”来惩罚他的…狼?

雷狮好心情的哼哼几声,看着这个比他矮了一个脑袋的人,他弯下腰在卡米尔耳边说,“我不是狼,我可是狮子。”

“那么,现在,你是我的猎物了,卡米尔。”

————END————

我和染七九的日常

补习班日常,先艾特另一位主角。
@染七九
记录一下我们补习班的日常。
很开心。

哦对了。

是何九。(画重点)

————————————

1.

上着课,老师板书,然后许君何和染七九就嘀嘀咕咕,等到老师一转头又乖乖坐好抄笔记。

其实笔记挺多的,抄着挺累。

九:呵。

何:女人。

九就转过头特别惊恐的看着何,何瞥了瞥九,就觉得崩不出脸,真的特别想笑。

何用手捂着脸,控制不了噗的笑出声。

九太可爱了!

真的她超可爱。

2.

还是上课。

九:何,要不我给你唱首歌吧。

然后君何就特别开心的答应了。

真的以为是唱比如说君临天下九九八十一百鬼阴阳抄之类的。

九:好,那我唱了啊。

以至于君何一整天脑袋里都是。
“一只小毛驴,两只小毛驴,三只小毛驴…”

其实七九唱的是。
“一只小猫咪,两只小猫咪,三只小猫咪…”

也就只能怪何耳力不过关。
于是两个人被小毛驴洗脑了四五天。

3.
何:我来给你个更毒的。
九:嗯哈?

何:一条——大——河——er,波——浪er宽——

两个人笑到不行。

九说:江波涛说我不要脸哒!
何:2333333

4.
其实许君何这段时间不是特别舒服,七九也知道,就安慰的拍拍她肩。

许君何往后靠了靠——腰疼。

可是还是感觉靠着腰不舒服,又往下滑了滑,终于感觉腰部有点舒服了。

结果因为凳子太滑。

整个人都滑下去。

把九吓得赶紧兜着何。

捞起来后两个人又笑得不行。

哦,何九你们笑点太低啦!

5.
过关。

过完关就可以回家了。

大家都在背书,默完单词一时半会还排不上许君何和染七九背。

何清清嗓子,咳了咳。

“初三基础N班的七九同学…噗…你爸爸…噗…给你…给你带来了,两罐,旺仔…哈哈哈哈牛奶哈哈哈哈!”

何笑得肚子疼,说都说不清。
九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

就是何又笑得滑倒了地上,蹲着。
而九只是站着笑,特别的可爱。

所以说君何你的笑点还是太低了啊。

6.
旺仔牛奶的梗,被何弄了好几个版本。

开头很整齐。

初三基础N班的七九同学。

还有一串的哈哈哈。

过来就是一串的叔叔阿姨婶婶爸爸妈妈奶奶爷爷舅舅舅妈三姑六婆给你带了两罐旺仔牛奶。

还有阴阳寮里的式神。

许君何一个都没放过!

九:简直丧病!

何:呵。

九:女人。

何:嗯嗯嗯???

开始23333,已经是日常了。

7.
公交车站等车。

九指着河边十分美好的风景说:何啊!你看!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

何:所以说我说这河明明是弯的。

九:对啊对啊…嗯嗯嗯???不对!你怎么不按套路来!你是不是我最疼爱的人…

何就接上:你为什么不!说!话!

两个人的梗莫名的接的上,两个人就很开心。

于是又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8.
最后总结日常。

何有九的英语补习班就很开心。
两人每天必唱小毛驴。
两人每天笑得肚子疼。
两人每天都在论江山。
两人每天都要再唱一首一条大河波浪宽——只是现在改成了浪奔浪流。
每天的何都有点不舒服,然后九就安慰。
两人每天都在互相催更。

——最后一条最为致命。
所以说七九你什么时候更文?嗯?
七九你倒是更文啊…我保证你更了我就更。


我天…
为什么总是有人喜欢抓着卡米尔不放啊???

我卡没得罪你们吧喂?

又是反叛梗又是第二季脱队。

我说那些搞事儿的你们嫌不嫌事儿大啊喂?

还是说你们那么恶心的吗?

吃饱了撑着可以去散步啊???现在你们是发泄到我卡身上?我天…到底谁带起来的…这玩笑不好玩真的。

这就很神奇了啊喂?

搞事儿的人不嫌事大,说官方有认识的,会脱队的,可别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卡米尔吧。

你就仅仅听了一个人的话然后就真的当真了?天啊…是智商没上线还是太过单纯?
总之不知道怎么说。

就是特别心疼我卡。

这些玩笑不好玩,真的。

心疼卡。

【博晴/车】深渊

OOC预警,狐耳狐尾晴明预警,注意避雷,车走链接。
文笔不好见谅。
bug多如牛毛。

我也不清楚是BE还是HE,写得自己有点懵…【似乎每次写完车都是这个状态。】

百粉点文的…嗯…下一篇车是雷卡,写完雷卡车我的点文就结束了(。
然后在这一百粉里我似乎都没干什么…又两百了…两百不开开二百五吧…

还有十分感谢 @染七九 sama的兽耳梗!!!九er你超棒!!!

https://m.weibo.cn/6107548485/4138556618128968

这个链接打不开就看评论。

【就是那什么瑞卡同好群…】

欢迎加入瑞卡同萌会,群号码:207376781

我是小透明但是我还是想聚集试试瑞卡的同好…
瑞卡真好吃。
欢迎大家来玩er啊!
【结果我还是创了】
感觉人会挺少的但是毕竟瑞卡这个小圈子还是很棒啊什么的。

日常的碎碎念

啊好想吃章鱼烧,鸡翅包饭,手抓饼,抹茶红豆千层,草莓慕斯,白巧克力,鸡米花,榴莲薄饼,西瓜刨冰,九珍果汁,墨西哥鸡肉卷,武汉热干面,酸辣粉,麻辣烫,骨肉相连,烤鸡翅,炸鸡排,水果挞,夏威夷披萨,奥尔良披萨,红豆双皮奶,意大利面,水果沙拉,牛排杯,薯条,薯球,焦糖布丁,蜂蜜柚子茶,烤培根面包,寿司小卷,拉面,巧克力球,波板糖,奶油虾,爆炒小龙虾,水果茶,乌龙茶,茉莉花茶,芒果千层,炸鱿鱼圈,草莓大福,芒果西米露,布朗尼芝士蛋糕,葡式蛋挞,黑糯米,椰汁糕,炒酸奶,椰奶水果捞,提拉米苏,钵仔糕,泡芙,鲜奶吐司,抹茶布丁,曲奇饼,抹茶草莓奶茶,黑森林蛋糕,pocky,QQ糖,wz牛奶糖,ww牛奶,ls薯片,黄瓜味原味青柠味烤肉味酱汁牛排味什么的都好啊。

补习真烦。
在叔叔家基本没什么零食甜品奶茶油炸类的东西吃。
OTZ
好馋啊。
好想吃啊。
饿。
想吃。
饿。
补习什么的。
最烦了。
_(:з」∠)_

【瑞卡】暖冬

通篇OOC,OOC预警,而且别看文名那么文艺其实挺傻的完全搭不上边xxx通篇流水账。
真•小学生文笔。
我来交党费了。
cp格瑞x卡米尔,OOC有,内有金幻…注意避雷。
反正没人看x我就想给自己喜欢的cp写文然而是个拉闸我也很无奈。轻喷轻喷轻喷如果不喜欢请点叉叉拒绝撕(啊啊啊我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இдஇ)

——————————————————

卡米尔扶着脑袋坐起身来,感觉到腰身还是有些酸痛,不过耳边传来的犬吠声实在是受不了了。他披上一件外套就忍着腰酸下了床,穿上毛鞋走出了房间——实在是受不了阳台的那只蠢汪了。

路过客厅的时候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才七点半。

卡米尔:……

昨晚被折腾到两点多,洗完澡三点才睡,看来现在也没睡多少。

他还记得金是这样说的。

“抱歉抱歉,格瑞卡米尔你们就帮我养一阵子吧。”金双手合掌祈求的看着两人。“这也是没办法啊…实在是紫堂的父母要来,而且紫堂的妈妈不喜欢小动物…我也很无奈啊,一周,最多一周!”

卡米尔看了一眼好友,在心里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岳母啊。

“我保证斯巴达很乖的!”

金毛——斯巴达乖乖的坐在地上,适时的“汪”了一声,吐着舌头傻兮兮的看着格瑞和卡米尔。

卡米尔蹲下来与它对视了几秒,又抬头看了一眼站着的格瑞,格瑞也正好看着他,那么。

…达成共识。

然后卡米尔就答应了。

以致于现在后悔极了。

卡米尔披着外套俯视着这条金毛几分钟,斯巴达停止了狂吠,只是不解的嗷呜一声,睁着大大圆圆的眼睛瞅着这个临时的衣食父母。

…完败。

卡米尔心里有些挫败的回到房间里换衣服,结果发现格瑞已经靠坐在床头了。

“醒了。”

“嗯。”

“起床,遛狗。”

“嗯…”

突然怠惰。

谁知道这条狗每天早上七点左右就一定要出去散步啊,啧。

格瑞觉得自己真是接了个麻烦。

但是还是不得不接。

不过幸好时间快到了,紫堂幻的父母也要走了。

庆幸。

卡米尔因为穿的是打底衣,直接套上一件墨绿色高领毛衣,遮住了脖颈上的那些咬痕,然后加上一件卡其色的大衣,一条修身长裤就觉得很暖和了。

格瑞洗漱完从卫生间里出来,眼神都清醒很多,他迅速的换了衣服,一切都打理好后拽着狗绳就和卡米尔一起出门。

下到楼下,扑面而来的冷风让卡米尔不适应的眯了眯眼,格瑞偏过头看着他,一只手从口袋里抽出来,牵着卡米尔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后继续走。

卡米尔:…其实我的衣服也有口袋。

不过他还是很好心情的挑了挑眉,然后盯着比他们稍前几步的斯巴达,斯巴达的屁股在走动时一扭一扭的,腿走起来也吧嗒吧嗒的。

似乎有点可爱。

然后卡米尔看见那条狗抬起一条后腿往旁边的电线杆撒了一泡液体。

卡米尔:……即使知道这是狗的本能。

但是还是觉得好蠢。

……

“两个菠萝包,两瓶温奶。”格瑞把商品放到收银台上,从他黑色的大衣里拿出钱包,掏出来一张二十。

“好的,感谢您的光临。”收银小哥把零钱递给客人,目送着格瑞走出店门,然后透过面包店的玻璃窗看见这位客人走出店门后,牵起门外正在等待的一个男生的手,然后在男生发旋处亲了亲。

收银小哥明白了,不过也没去太多的关注,毕竟这种事情,跟男女恋爱一样不是吗——没什么好奇怪,也没什么好惊讶。

卡米尔站在门口等着格瑞买早餐,他呵了一口气,然后看见有很明显的白雾从他嘴里冒出,继而又渐渐消散于空中。身边的狗待在他脚下趴着,左爪搭右爪,十分乖巧。

“走吧。”格瑞自然的牵起卡米尔的手放进口袋,然后在他发旋处亲了亲——正如收银小哥所看到的。

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

“啊,真好呢。”收银小哥收回视线,趴在桌上撑着脸想着。

……

已经吃完一个菠萝包的卡米尔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脑袋一点一点的,意识有些朦胧——初中高中以来的习惯,如果没有得到充足的睡眠他就很容易打瞌睡。

格瑞撕开吸管的包装,刺破牛奶的入口膜,把吸管口递到卡米尔的嘴旁。“卡米尔,喝这个。”

卡米尔乖乖的张开嘴,半阖着眼一点点的吸取瓶内的奶液。

喝了一会儿,他吐出吸管。“不喝了,想睡觉。”说着把脑袋压倒格瑞的肩膀上,后者没有抗拒,或者说抗拒也没有用,也就任了。卡米尔悄悄抬起右眼眼帘,看了一眼格瑞,发现他正在拿着自己那盒牛奶喝着。

——结果偷瞄被发现了。

“怎么了?”格瑞微微低头瞥了一眼正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人。

“没有。”卡米尔闭上眼,真正的开始的闭目养神。

冬日清晨的暖阳照射着两人,也给他们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而那只金毛也沐浴于阳光下,安安静静的趴着。吃完早餐的人一手扶着正在休息的人的腰,一手抓着奶盒慢慢享受唇齿中温热的奶香。

一切都很平淡。

却也很美好。

——

卡米尔大概睡了两个小时,醒来时也惊动了被他靠着的格瑞。卡米尔揉了揉脖子,站起身做了几个放松运动,帮着格瑞牵着狗绳,让他也站起来放松放松,然后去超市。

现在这个点,买完菜回到家就可以做饭了,时间刚好。

“别,我先缓缓,腿坐着有点麻。”格瑞捶了捶自己肩膀,“我该庆幸那些广场舞的阿姨们今天没有活动。”

卡米尔:“……也是。”

“那么就走吧,去超市买菜。”卡米尔说道。

……

——那么现在我们逛的零食区是怎么回事。

格瑞沉默的推着推车跟在卡米尔身后,看着他又往购物车里放下一袋东西。

“买个棉花糖,回去融了它,再加上这袋花生——棉花糖你要什么口味的?”

“…原味。”

然后格瑞看着卡米尔又往购物车里丢了五包棉花糖。

有点头疼。

“做那么多?”

“送点给佩利他们,可惜大哥不喜欢吃牛扎糖。好了,去买点砂糖…”

在这个时候卡米尔的手机响了,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出的名字,不慌不忙的接听。

“卡米尔?我现在在你家楼下,带着第二下楼,中午的饭我请。”

“好的,大哥。”卡米尔挂断电话,转身看向身后的恋人,“格瑞,大哥中午请吃饭。”

啧。

“嗯。”格瑞回答,“那就去结账。”

“还有砂糖。”卡米尔提醒。

“……嗯。”

两人买完砂糖去结账,出了超市门时瞥了一眼在门口的肯x基,人似乎还挺多的。卡米尔小小的呼了一口气,说实话这些食品挺不健康的,然而味道也还可以。

当他们看到雷狮时,后者正靠着他的摩托上,手里把玩着一个火机,看到他们来时嗤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们又来了一炮,那么慢。”他看了一眼格瑞提着的购物袋和卡米尔怀里的斯巴达,“佩利,去把他们的购物袋提到他们家去——哦还有那只狗。”卡米尔这才发现佩利和帕洛斯在旁边的便利店,现在正朝他们走过来。

佩利的表情有点微妙,不过还是一手抱狗一手拎袋,快速的跑向卡米尔和格瑞的住所,没一会就跑了回来。

卡米尔和帕洛斯打了个招呼,看向自家大哥,“抱歉让您久等了,大哥。”

雷狮把火机放进口袋,“你们坐帕洛斯的车,走了。”说着他发动引擎就冲了出去,甩了好大一段距离。

“啊…这么快啊。”帕洛斯有点头疼,看见佩利扣上了安全带,瑞卡两人都坐进了车子里,也发动汽车,追上。

以致于格瑞和卡米尔再次来到那个超市时表情是十分复杂的。

尤其是在他们进入肯x基后。

帕洛斯和佩利在询问过众人后就去点餐了,留下雷狮三人找着位置,奈何人太多。结果等到帕洛斯他们都快取餐回来了才找到空位。

“其实这顿饭,”雷狮咬了一口辣翅,“我就是问问下个星期要不要去旅游,费用我们团出。”

卡米尔挖了一勺草莓圣代凑到格瑞嘴边,闻言皱了皱眉,又把勺子缩回,塞进了自己嘴里。

已经张开了嘴的格瑞:……

“去吗?”卡米尔偏头看向格瑞,又挖了一勺凑到格瑞嘴边,格瑞准备一口咬下时他又塞回了自己的嘴巴里。

格瑞:……

格瑞:“去。”

卡米尔看向自己大哥,:“去旅游。”然后挖了一勺给格瑞。

于是格瑞终于吃到了一口圣代。

圣代的奶香真棒。

还有草莓味。

雷狮:……

突然有点心疼这个第二的。

“那就这样说定了。”雷狮吐出一根骨头,看着各位。

————————END————————

然后要不要温泉play啊…就这样烂尾挺不好意思的…
要不要啊…
然而点文的车还没写。
明明是休养期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和脑洞。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不要写瑞卡温泉play……
OOC一大片…
感谢您能够看到这里…
……完了我写这篇好没信心啊然后废话好多啊怎么办我觉得我要死了啊真的是……哭唧唧。
还有我想创一个瑞卡的Q群【对即使我是拉闸我也想创个瑞卡的群xxx想聚集同好】

【雷卡】无题

想名字什么的真是太麻烦了。
雷卡,OOC有,小学生文笔,主要是幼年的两位,我写着觉得挺甜的。
就是听着《Luv letter》来写写得我有点掉眼泪,也许大家看的也就是一般般吧,但是我写着真的想象出那个画面就有点…嗯。
bug似乎有点多,见谅,最近累到不行。
废话太多了十分抱歉,感谢观看。(鞠躬)

————————————————
九岁的卡米尔就这样看着他的母亲掀了饭菜,大声的嚷着她不吃,汤汤水水撒落在陈旧的地板上,然后就是那顿熟悉的数落。

『我为什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孩子啊?你为什么在你父亲那里都争取不到一席之地?你父亲不承认你,那就是你还不够好,当初我就不该生出你这个没用的孩子!』

她像一个正在大吼大叫的疯子。

已经是日常了。

卡米尔站在一旁听着他的生母的大肆辱骂,双手紧紧抓着衣角,一言不发,站了一会才蹲下身收拾地上的饭菜,毫不在意的用破旧的衣袖简单擦拭了溅在脸上的热汤,伸出还是属于小孩子的,软软的小手,把地上的菜拨到被掀翻的盘子里。

这些菜等会洗洗还能继续吃,幸好他平日里经常打扫,女人也不经常下床走动,地板十分干净。就可惜了那碗牛骨汤。

在贫民区这一块地方,他们家算是中下的,不可能天天买肉,这碗牛骨汤也是十分难得的菜品了——买菜养家的钱全部都是靠卡米尔去一间小小的甜品店当学徒挣来的。

要不是这个女人,他的母亲的生日,他是不会拿出对于他家来说如此大的开支。

“啪!”

“我在跟你说话!”走神的卡米尔感觉到脸上突然挨了一击,他的脑袋被打得偏到一边去,耳边嗡嗡作响,也没有听清生母与他说了些什么。

那是很响亮的一个巴掌声,卡米尔的脸上迅速肿起一个巴掌印,他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他抬起有些油腻的小手,摸上了自己刺痛的那边脸,一触就疼得松开了手。

好疼。

真的好疼。

卡米尔眼里刚开始泛了点水光,但是他眨眨眼,硬是把泪意给忍了下去。他低下头继续收拾着饭菜,然后站起身,走出房门,女人的谩骂就这样被关在门后。

卡米尔托着两个盘子来到饭桌前,踮起脚把盘子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搬着一张小板凳来到灶台旁的一个小水池。

他把板凳放在地上,由于板凳的一个脚缺了一个口,他站上去有些晃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没有板凳,他够不到台子。

九岁的孩子没有摄取到足够的营养,身高比普通孩子都要矮上一个脑袋,这样又显得卡米尔小小的,很好欺负的样子。

卡米尔往前倾了倾身子,把自己的手伸到水龙头底下,打开开关,细细的水流清洗着手上的油,他神情认真的在水下搓着自己的小手。

“我死了也是情理之中。”

他稚嫩的声音在厨房中响起,随后又是一片寂静,只有水流滴落的声音。

……

“是的,十分感谢您给我母亲的蛋糕。”卡米尔对甜品店的老板鞠了一躬,“那么我先离开了,店长。”甜品店长是一个老爷爷,也许这也是卡米尔在这九年里唯一对他比较好的一个人了。

老爷爷就看着卡米尔的身影渐渐隐没于日落之处,夕阳的余晖铺散了一地。

——仿佛随时会消散。

“只是孩子。”老爷爷转身进入了店门。

只是孩子,承担的东西却比普通的孩子还多。不属于他的过错,惩罚却加倍的落在他的身上。

不属于这个孩子的罪罚。

……

卡米尔躺在离住所不远处小树林的草坪上,夜晚璀璨的星空印入眼帘,他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他迷恋于这样的星空,迷恋于这样的夜晚,迷恋于此刻只剩虫鸣而无人声的安静。

迷恋于此刻的自由。

可是他明白,这样的自由是不属于他的,他身上背负着难以言喻的过错,刚出生便会被打上恶的烙印,即使那过错并不是他犯下的。

他迟早会因为这个原因而被处决。

“很不错的蛋糕。”当他闭上眼昏昏欲睡之时,少年的话语在耳旁响起,卡米尔睁开眼,迷糊的看见一个人影。

“我是雷狮,很冒昧打扰了,只不过你的蛋糕的香气把我吸引来了——啧,我吃一口应该没事吧?不过既然我吃了,那就是我的东西了。”

卡米尔眨了眨眼,视线终于清晰,他定定的看着这个少年。少年的穿着似乎很华贵,跟他一身补丁的深棕色的衣服天差地别,少年很帅气,最吸引人的是他那眉眼间不羁的神采。可是卡米尔看着雷狮嘴角还残留着的一点奶油渍,有点想笑。

他完全不在意这个蛋糕是老爷爷让他做给他母亲的,他现在只关注眼前的这个少年。

“你是来惩罚我的神使吗?”

卡米尔听见自己这样问眼前的少年,他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傻,很天真,但是他心中的那一点希冀无法磨灭。

如果,如果是神使的话,他就可以逃离这里了——即使是要他去接受惩罚也可以。

雷狮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比他矮了一个半脑袋的小不点,又咬下一口软绵绵的蛋糕,奶油甜而不腻,奶香在唇齿中弥漫,这让他又好心情的挑了挑眉。

他揉了一把小不点的脑袋,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吃着手中的蛋糕。卡米尔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他认为是“神使”的少年。

夜风悄悄走过,吹抚起两人的发丝,树林也在摇曳,轻轻的为两人伴奏,一两点萤火在也在草尖点缀。

雷狮咽下最后的那口蛋糕,从小短裤的口袋里掏出方巾擦了擦嘴角,奶油被方巾抹去,而方巾却被主人丢在了脚下,卡米尔的视线也随着方巾而落,下一刻他就听见了少年的问话。

“蛋糕,哪里买的?”少年问。

“我自己做的。”他回答。

两人又是一阵沉寂,半晌,卡米尔皱了皱小眉头,正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却听到少年的一声轻笑。“我可不是神使啊,小不点,我可是——”他故意顿了顿,嘴角勾起一个自信的笑容,卡米尔疑惑的抬起头看向雷狮。

“肆虐的宇宙海盗。”

“即使现在不是,以后也会实现。”

“所以我说,小鬼,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出这雷王星。”

“征服这星辰大海。”

两人眼里铺满了星光,一双紫色的眼眸,一双蓝色的眼眸,眼中都有熠熠的光芒。

“好。”

卡米尔听见自己说。

……
卡米尔不知道怎么回到那个“家”里的,不过他知道自己是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夜晚。

就算是一场梦也没关系。

醒来的时候他在饭桌前趴着,卡米尔把手放到胸口,第一次觉得那里是有热度的,是会跳动的。

这个发现令卡米尔惊喜不已,嘴角僵硬生疏的扯出一抹笑——他已经很久没笑过了,以往每次一笑都会被母亲抽一个耳光,渐渐的,他就再也没笑过。

他搬着板凳去小厨房,踩着小凳子煮开水,把面饼放入开水中煮了一大碗面。他把滚烫的面条装进碗里,端到小饭桌上后呼了呼自己的小手。

卡米尔拿过一双筷子放到水下洗了洗,忍着烫手的温度把碗端到了房间里,却发现房间里的床上并没有人。

没有其他事,他的母亲应该不会出门,那么现在……她在哪呢?

“喂,小鬼,在看什么呢。”是那个雷狮的声音。卡米尔转过头,看到了那个人,那个说要征服星辰大海的少年。

不是梦啊。

卡米尔看着少年朝他走来。

“叫哥哥,小不点。”雷狮伸手揉揉他的脑袋,见他还是一脸懵懂的捧着面碗,赶紧让侍从从卡米尔手中接过滚烫的面碗,侍从接过后不免讶异一番,他看向卡米尔的手指,只见雷狮抓着他红红的食指,让人找来烫伤的药膏,边涂边给他说。

“喂,小不点,没想到你还真的不认识我啊。”雷狮很快涂好药膏,看见卡米尔往手指上吹吹气,又忍不住揉了一把他毛茸茸的脑袋。

“那么我再自我介绍一次,我是雷狮,雷王星三皇子,你该叫我堂兄——算了关系太乱你还是叫我哥哥好了。”

“以后你就归我了,你叫卡米尔是吧?”雷狮抱臂看着卡米尔。

卡米尔点了点头,看向这个便宜哥哥,眼眶有点泛红。

“有我在,别人就别想欺负你,不过你也给我听好了,好好提高你的实力,别给我丢脸。”卡米尔乖乖的点头,雷狮没忍住又捏了捏卡米尔的脸,结果发现没多少肉,啧了一声。

雷狮尝试的抱起这个小不点,意外的觉得挺轻的,暗自斟酌回去给小家伙吃点好的。

“喂,那我们走了,卡米尔。”

“好的…哥哥。”

哥哥。

卡米尔在心里默念着,完全信任的抱着雷狮的脖子,让这个少年抱着自己离开这个“家”,毫不留恋。

……

“喂,卡米尔,走了。”清点完战场的胜利品,雷狮在旁边看着正蹲在一具尸体走神的卡米尔,皱了皱眉头。

“不好意思,大哥。”卡米尔回过神来,站起身,看着雷狮海盗团的其余人都在等他,不慌不忙的跟上,他压了压帽沿,落后雷狮一步,悄悄的用目光打量他,眼底是全心全意的信任。

突然手被握住了。

“你今天走神很多次,状态不好?”雷狮偏了偏头,皱着眉看向他。

“……并没有,大哥。”

“希望如此。”雷狮突然停下来,凑近在卡米尔唇上轻轻咬了一口,然后迅速分离,目不斜视的继续向前走,只留卡米尔呆呆的被牵着走,满脸通红。

佩利、帕洛斯:这种事情不是习惯了就好了吗。

谁都不知道,雷狮的出现,是卡米尔童年唯一的光,唯一的希望。

在雷狮那得到的救赎,转而对海盗团投入的心血,更深点,是对雷狮的报答,他将用一生来报答。

他永远是属于雷狮的。

卡米尔记得他以前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小时候大哥明明很喜欢吃甜品的,为什么现在喜欢喝啤酒吃烤串?

而雷狮的回答是。

如果你是在说甜品的话,我的身边已经有卡米尔了,不再需要其他。

————————END————————

【静临/车】为什么要有名字呢???x

这个小破车…怎么又被查了……以后那些车我都丢微博好了…昨晚丢了车直接睡了…一大早发现被查了。

轮椅临设定,有刀,一发完。

走微博链接,评论里,怕被刷太久这次我可能不会回复。

百粉点文 @清辞🍃 这位。
抱歉又艾特了一次,主要是昨天的被查了。(意思意思啾一口小天使)

还是十分感谢能够观看这篇车。

这次不在家没用到电脑超链接emmm。